托马斯·闵采尔

托马斯·闵采尔(1489~1525)

托马斯·闵采尔的资料

中文名:托马斯·闵采尔

外文名:Thomas Münzer

出生日期:1489年

逝世日期:1525年

最新人物

其他T开头的人物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更多

托马斯·闵采尔——德意志农民战争领袖

  托马斯·闵采尔(Thomas Münzer 1489~1525) 德意志平民宗教改革家,农民战争领袖。空想社会主义的先驱者之一。神学博士。精通古典文学和人文主义文学。

  人物经历

  下层教士

  1489年12月21日,闵采尔生于德国采矿工业中心哈茨山区的施托尔堡城。他出身于一个铸造钱币的小手工业者的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死在施土尔堡伯爵的绞刑架上,这使他对贵族统治阶级有着深仇大恨。当时,德国“鞋会”斗争的许多传说,对闵采尔思想的影响很大。

  闵采尔少年时,家庭曾先后迁居埃斯勒本、豪尔勃塔特。1503年,闵采尔14岁时,全家移住到克维德林堡。在克维德林堡,闵采尔进过拉丁文学校。

  1506年,闵采尔17岁,他的名字出现在莱比锡大学新生的名册上。以后,他在法兰克福大学和美因茨等大学专修过哲学和神学。闵采尔通晓拉丁语、希腊语和希伯莱语,他勤学肯钻,博览群书,精通圣经。因成绩优异,毕业后获得了神学学士和文科硕士学位。闵采尔在大学期间酷爱文学。他一方面接受了当时正在流行的人文主义思想,并仿效其风格写出一些文学作品;但另一方面,他却认为伊拉斯谟等人的思想过于温和。他不满于人文主义者对劳动人民的冷漠,坚决反对胡登的仅只依靠骑士去改革教会的观念。闵采尔尊敬捷克的胡斯,赞许并宣传了塔波尔派的思想。闵采尔通常总好把贵族称为“吸血鬼”。

  闵采尔离开大学以后,1513年在哈勒的教区学校任教。1514—1515年,他在埃斯勒本城任教师兼教士。这段时间里,闵采尔为了改革教会,曾组织了一个秘密团体,去反对马格德堡大主教恩斯特二世。1516年,闵采尔在埃斯列本附近的弗罗泽任女修道院院长。闵采尔决定,在他主持的修道院中作弥撒,不再沿用天主教教义的某些规定。以后,闵采尔在不伦瑞克城的马蒂尼文科中学当过教师,还在一些地区当过传教士。

  闵采尔中等身材,脸庞粗犷、严竣,颧骨凸出。他像貌虽不出众,衣着也十分朴素,但却是个知识渊博、平易近人、毅力顽强、很有个性的人。他从当大学生时候起,就有两个“癖好”。一个是:酷爱买书、读书。闵采尔常因买书而囊空如洗,或屡欠书商的债务。他不仅搜买古代作家、人文主义者的作品,也收购天主教会和神甫的出版物和各式各样的小册子。他是一个狂热的藏书者。再一个是他喜欢到处游历,接触下层人民。年轻的闵采尔,常替穷苦人家出力办事,代不识字的人写书信,照料病人。闵采尔结交了很多贫苦农民、平民、矿工、纺织工以及印刷工人为挚友。为了贴补个人的收入,他有时也亲自到印刷所去担任校对工作。闵采尔走遍了几十座城镇和数百个农村。许多不相识的人愿留他住宿、同他攀谈。闵采尔目睹了人民的饥馑生活,耳听了群众的激愤倾诉。他以下层传教士的身份在群众中广泛进行了宗教改革的鼓动和宣传工作。

  路德分子

  1517年10月,德国宗教改革的著名领导人马丁·路德在维登堡万圣 教堂的大门上贴出了 《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即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公开要求辩论赎罪券问题。据罗马教会声称,只要购买赎罪券,就能赦免炼狱里灵魂的一切罪行,甚至能分享大公教会里的全部幸福。但是,路德却针锋相对地指出:当金币落入钱柜叮当作响时,增加 的只是贪婪爱财的欲望。路德的“论纲”一经贴出,立刻在全德引起强烈反响,农民、平民、 市民、骑士,以至整个德意志民族都卷入到这一运动中来。当时正在不伦瑞克的马蒂尼中学任教的托马斯·闵采尔也深深地被路德的精辟见解所折服。虽然路德只比他大6岁,不久,但闵采尔却称路德为师。闵采尔在维登堡、尤特博格等地,积极支持路德的宗教改革主张。1519年,闵采尔公开地反对圣芳济教派,并谴责罗马天主教的教阶制度和圣徒崇拜,人们曾把他称为路德分子。

  1519年6月底,闵采尔专门到莱比锡大学旁听了路德同德国著名神学家约翰·艾克的公开辩论。1519—1520年初,闵采尔在威森发斯的北第茨修道院曾专心致志地研究文学。闵采尔由于接受了神秘主义的影响,他的宗教改革的理论又进一步得到发展。1520年4月以前,闵采尔在对教会和对胡斯学说等问题的认识上,虽然同路德有分歧,但他的观点和活动基本上是围绕着宗教改革的范围,他主要是一个热衷于改变教会现状的宗教改革家。以上可以说是闵采尔活动的初期阶段。

  另立门户

  从1520年4月至1524年8月这段时期里,闵采尔的观点发生了显著变化。他从宗教改革活动逐渐走上了广泛组织和发动社会革命的道路。这时是他实践活动的中期阶段。他曾受路德之命前去维登堡附近的尤特博格进行反对教 皇党徒的斗争。1520年4月,他又经路德介绍前去茨维考担任那里的第一任新教牧师,继续与路德合作反对方济各会。这个城镇附近,有著名的银矿,城内纺织业很发达。城中矿工、纺织工人数众多,工商业活跃。萨克森选侯把此城称之为“自己领地上的一颗珍珠”。实际上,茨威考城内富裕的社会上层、矿主等人同矿工行会之间的矛盾是很尖锐的。闵采尔刚到茨威考城进行宗教改革活动时,仍按路德的学说办事。他还向路德征询意见和寻求帮助。1520年7月13日,闵采尔在致路德的信中,还把路德称为“尊敬的朋友中的榜样和灯塔”。

  闵采尔在同茨威考城的矿工、贫苦农民的密切接触中,他的思想观点急剧地向前发展和变化了。闵采尔同下层人民站在一起,并把他们看成是上帝的法律和意志的现实执行者。茨威考城中,在尼古拉斯·施托黑领导下的再洗礼派,活动很频繁。他们主张人在小孩时虽受洗礼,但成年时应再度进行洗礼,并且预言没有贫富差别的“千年王国”即将到来。闵采尔同再洗礼派建立了密切联系。他积极帮助再洗礼派提出革命主张。闵采尔常去茨威考城的狗街,因为那里有贫民窟,再洗礼派信徒亦多。他告诫人们:千年天国不能等待,而必须用暴力斗争才能取得。而再洗礼派则到处给闵采尔提供讲坛并安排好活动的地方。闵采尔本人过着清苦生活,几乎把自己所有的钱都分给穷人使用。穷苦人都愿听闵采尔的传教和演说。闵采尔讲道: “耶稣就在这个世界上,他永远同我们在一起,我们身受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还主张: “真正的权威是上帝给人们内心的灵光,而非圣经。”  托马斯·闵采尔认为圣灵的根本就是理性,反对将信仰和理性对立,反对路德的因信称义,否认圣经是唯一无误的示;并认为启示就是人的理性觉醒,就是内心之光,通过这种活的启示,人人都能进入天国;并且,天国不仅属于来世。他号召信徒用实际行动包括武装斗争的形式进行社会改革,来实现上帝的公义。他宣称,在上帝亲自治理的千禧年国度里,没有阶级差别,没有私有财产,没有欺诈与压迫。他引用《马太福音》中“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之语,鼓动推翻当时的政权和教会权贵。他宣告:“整个世界必须忍受一次大震荡;这是关乎不敬上帝的人垮台而卑贱人翻身的事。”

  宗教改革后期的路德,由 “在开始自己一生活动时候是人民的一分子”到 “完全投靠人民的压迫者,为他们服务了” 。与之相反,闵采尔的思想却愈来愈激进,他攻击教会 “以他们冗长的祈祷吞没寡妇的家产,守候在临终的人那里不是为了虔诚,而是为了 贪得无厌的私欲。” 路德对闵采尔的这些火药味十足的攻击非常不安,指责他 “宣传福音和权利却不顾财产和金钱”, “到处煽风点火”要 “在一个早上杀人”。闵采尔则攻击路德因为 “他们给你一杯葡萄酒”,就沦为“十足的金钱奴隶” (因为当时路德曾托蔽于萨克森大选侯的瓦特堡中)。双方争执的结果,是分成以圣玛丽亚教堂为中心的路德派和以圣卡托琳教堂为中心的闵采尔派。1521 年2月16日,茨维考市长曾亲自出面为双方调停,没能成功。在与路德派的斗争中,闵采尔的革命思想渐渐形成了。他认识到:“路德是一个蹩脚的改革家,他给软弱的肉体以安慰,过褒信仰,过贬实际”、 “反对教皇权,否认赦罪、炼狱、超度和其它弊端,仅仅意味着改革了一半”。

  1521年春,闵采尔在茨威考城建立了“基督徒同盟”,广泛吸收城市市民和农民们,在他的大力宣传和鼓动下,农民们开始组成各种秘密团体,积极策划反抗封建贵族和教会的斗争。4月份,茨威考城中反动的富豪们曾编造了一首恶毒攻击闵采尔的歌谣,咒骂闵采尔是:“黄头发,残忍的汉,嗜血成性的杀人犯;疯狂的人,大祸害,小心别叫他瞎捣蛋。”茨威考市政会的雇佣骑兵到处捉人。闻讯即将被逮捕的闵采尔,在4月16日夜离开了茨威考城,先后来到捷克的雅希莫夫和布拉格。虽然在这以前,德国爱尔福特附近一个寺院,曾许以30佛罗林的薪金敦聘过闵采尔去那里当拉丁文教师,但闵采尔还是下决心去亲眼看看塔波尔派的故乡——捷克。

  1521年6月23日,闵采尔在布拉格作了一次盛大的布道。随后在伯利恒小教堂还用拉丁语传过教,闵采尔把扬·胡斯尊崇为导师和伟大的斗士。闵采尔在布拉格期间,同胡斯派建立了直接联系。1521年11月,闵采尔在布拉格发表的《告捷克人民书》(又称《布拉格的呼吁书》)中,第一次系统地表述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宣称他 “要继基督的卓越战士约翰·胡司之后,使响亮的号角发出新的歌声”。闵采尔指出:“那些装聋作哑的牧师们是在卑鄙地欺骗所有世人。”对捷克人民发出呼唤:“我考虑的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我所咒骂的是不敬上帝的家伙,我来到你们美好的土地上,就是要认请并消灭这些家伙,亲爱的波希米西弟兄们哟,容许我样这做,并且帮助我吧。我保证你们得到莫大的荣誉:革新使基督的教会将在这里创建,并将扩展到全世界”。闵采尔的革命思想火花已经闪现。”闵采尔提出,基督不是神,只是和我们一样的人,是先知和师表, “根据基督爱的要求,谁也不能高于别人,每人都是自由的,一切财产应当公有”, “每人应按需分配”, “上天以日工资一戈罗什把我雇了来,我正在磨快镰刀,准备收割”。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暴力革命。他公开提出了“人世间不应当有压迫和剥削”,号召人们同“反对真理的强大敌人作斗争”,“在不久的将来,政权将永远转归人民”。闵采尔表示自己是塔波尔派的继承人。他号召农民起义,并说捷克的行动是各国斗争的信号。

  主要思想

  闵采尔因为他的《呼吁书》问题,被捷克当局称为“德国邪说者”,不准他在布拉格居留。1521年圣诞节时,闵采尔返抵德国的哈勒城继续自己的工作。1522年初,闵采尔到阿尔斯特德小城镇再当神甫。在这里,闵采尔得到铜矿矿工和贫苦农民的热情支持。这年冬末,闵采尔同修女奥蒂丽雅结婚。他俩志同道合,都渴望变革社会,又都能过艰苦生活。奥蒂丽雅把家务管理得井井有条,后来有了两个孩子。

  在阿尔斯特德城,闵采尔于1523年复活节前夕,到萨克特人居住区的教堂当神甫。该地靠近曼斯菲尔德矿区,闵采尔的有关信仰、圣礼、教会改革的文章以及政治论著,多半是在这里完成的。计有:《论德国教会礼拜仪式》、《德国福音会弥撒》、《抗议或保护……关于真正基督徒的信仰和洗礼的开端》、《关于书本上的信仰》和《虚假信仰的真正出路》。其中《根据路加对福音的证明来公开驳斥不忠实世界的错误信仰,使可怜而不幸的基督教界知道它的迷途》尤其著名,这部封面上印着 “带着铁锤的托马斯·闵采尔”的战斗檄文宣告 “整个世界必须经受一次大震荡,这是关乎不敬上帝的人垮台 而卑贱的人翻身的一场戏”。

  托马斯·闵采尔在阿尔斯特德对教会礼仪进行改革。他废除了礼仪中的拉丁语,改用德国民族语言;在各特定日期除规定宣读的福音书和使徒书信以外,他还随意选读圣经中的其他经文。他主持布道, “穷苦的人们如此向往真理,以致条条大街满是来听讲道的人。” 闵采尔对前来听他布道的人说:“基督曾说,我并未带着和平,而是带着刀剑来的。但是你们要刀剑干什么呢?你们如果要做上帝的仆役,那么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驱走妨碍福音的恶魔。……凡是违背主的启示的人们,都应被消灭掉,而不予任何恩赦……”,要 “杀掉那些不敬上帝的统治者”, “如果诸侯们不消灭这些不敬上帝的人,那么上帝将从他们手里夺去宝剑,因为用剑之权属于全体教徒”。闵采尔还说, “我们德国是泥足大国,基础不牢,不仅分裂而且伪善。” “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蛇和鳗在一块作恶。教皇和所有的僧侣坏蛋是蛇,而世俗的领主和统治者是鳗”, “如果要做上帝的仆役,那么没有别的任务,就得去驱逐妨碍福音的恶魔。……凡是违背主的启示的人,都必须毫无慈悲地消灭掉”。他的宣传吸引了大批下层群众,一些要求改革的教徒起而捣毁教堂。萨克森选侯亲自到阿尔斯特德平息骚动,并在路德的建议下传唤闵采尔到魏玛城堡陈述自己的主张。他在陈述中引证《圣经·但以理书》第2章,宣称敬奉上帝的诸侯应该用剑斩杀那些背离上帝的统治者和教士,不然,上帝将把他们的剑夺来交给全体忠信的教徒。

  闵采尔还草拟过一份题为《捍卫的动机》的演说稿。闵采尔把一些拉丁文圣诗译成德语,还编写圣诗,加配乐谱。他认真地进行了激进的宗教改革活动,在传教和举行礼拜仪式时不用拉丁文,举行圣餐礼时不分僧俗,所有的人都领到面包和酒。闵采尔公开抨击了天主教会的一些传统观点。他认为天主教宣扬的“赎罪”说,是给“破房子刷白粉”,主张“破房子应当拆掉重建新的,不能刷白粉”。闵采尔曾试图劝说一部分诸侯和萨克森选侯的官员们在接受宗教改革的原则的基础上,同人民结成同盟以反对他称之为“反基督”的贵族并维护他的传教。他动员过萨克森诸侯同人民用刀剑“去驱除妨害福音的恶魔”、“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象,用火焚烧他们的偶像”。闵采尔鉴于对诸侯的要求并无结果和人民斗争情绪的日益高涨,为了发扬“基督徒统一”的思想,乃在各地被压迫的群众中广泛组成了秘密团体——“基督教同盟”(又称“上帝的选民同盟”)。闵采尔写的革命小册子在各处印发,“千年天国”的革命学说广为流传。他还派人到各处发动斗争。

  闵采尔同路德的观点的分歧更加明朗化。自从1520年8月至10月间,路德发表了他的三篇著名文章,强调“信仰得救”等原则,特别是1521年路德投靠诸侯以后,闵采尔便同路德分道扬镳了。闵采尔指出:信仰就是理性,它存在于人们的“心脏、皮肤、毛发、骨骼、脑髓、精力之中”,“真正的圣经”即是理性。闵采尔否认圣经是唯一无误的启示。路德同反动势力一道对闵采尔进行围剿。路德撰《为反对判逆的妖精致萨克森诸侯书》一文咒骂闵采尔是“魔鬼”和“阿尔斯特德的妖怪”,是“撒旦魔王的工具”,“他的活动除导致杀人、暴动和流血外,不能有别的结果”。公开煽动萨克森选侯镇压闵采尔。面对路德的诬蔑攻击,闵采尔也揭露路德是“说谎博士”,是“维登堡的行尸走肉”,指出路德充当了诸侯的奴仆。这样,闵采尔和路德在宗教改革和对待农民战争问题上彻底决裂,分道扬镳。

  武装暴动

  闵采尔于1524年8月初离开阿尔斯特德城到达帝国直辖市缪尔豪森。从这时直到1525年5月闵采尔英勇牺牲以前,是他一生中活动的后期阶段。这时他的思想观点更加系统化,他亲身直接组织和发动了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

  闵采尔的哲学思想的核心是泛神论。他反对蒙昧主义和盲目信仰。他主张不能盲从僧侣的说教并否认生命之外有所谓天堂、地狱和魔鬼。他甚至说人人皆有理性,从自己的理性中领悟启示,便能听到上帝的声音,升入天堂。闵采尔还提出了“基督同我们一样也是人,他只是先知和师表而已。”他猛烈抨击了天主教会的陈腐教条。

  闵采尔的政治纲领是要求立即在地上建立“千年天国”,这是闵采尔革命学说的目标和中心。恩格斯指出:“闵采尔所了解的天国不是别的,只不过是没有阶级差别,没有私有财产,没有高高在上和社会成员作对的国家政权的一种社会而已。”闵采尔尖锐地揭露了剥削和财产不平等的罪恶。他指出诸侯、贵族不但强占土地、房屋和工具,而且“随意霸占:水中的鱼、空中的鸟、田野中的植物……破坏、抢劫穷苦的农民、工匠和整个世界”。闵采尔反对私有制的言论亦很突出。他主张:财产应共同分配,“政权应当交给普通人民”。闵采尔的观点中最激进之处是,他主张把宗教改革同社会变革结合起来,用“大震荡”(“大打击”)的暴力方法,敲碎现实社会“这个破盆烂罐”!

  闵采尔在缪尔豪森住了不到两个月。他在印发的小册子中号召说:“不敬上帝的强悍暴君一定灭亡”“卑贱的人将要翻身”。闵采尔在该城劳动群众中建立过一个“上帝的永久契约”的临时性组织。由于他参加了城市平民的起义活动,在9月27日被城市当局驱逐。这时,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业已爆发。闵采尔最先到达纽伦堡,又往萨克森、图林根、法兰克尼亚、士瓦本直到阿尔萨斯以及瑞士边境。闵采尔在德国各地奔波,传播他的教义,到处驳斥和清除路德与梅兰希通等人的错误影响,广泛发动武装起义。他把德国西南部最先变成革命斗争的中心地区。各地革命的牧师或起义的组织者、领导人大多数是闵采尔的学生或信徒。这些最坚决的闵采尔派,通过“基督教同盟”联系和发动群众。起义的一些领袖,如:瓦尔茨胡特的胡布马伊埃、苏黎世的康拉德·格雷贝尔、格利森的弗兰茨·拉布曼、梅明根的沙佩勒尔、莱普海姆的雅科布·韦茨等人都是在闵采尔的直接或间接影响下投入暴力斗争的。

  在闵采尔的影响下,士瓦该地区的农民起义军于1524年冬提出了《书简》,作为各地起义斗争的基本纲领。这是受苦人要求摆脱压榨,推翻反动统治,由普通人掌握政权的革命主张。闵采尔五个月的西南德之行,对于德国农民战争的全面爆发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闵采尔在格利森渡过冬天以后,鉴于德国中部起义浪潮的高涨,他在1525年2月中旬回到了缪尔豪森城。这年春天,他亲自指挥了图林根和萨克森地区的农民战争。

  1525年3月17日,缪尔豪森的城市平民、矿工和农民推翻了城市贵族的统治,建立了起义群众自己的革命政权——“永久市政会”。这个政权的实际领导人是闵采尔及其助手普法伊费尔。起义队伍夺取了修道院、领主的庄园,宣布人们普遍的平等,所有领主的土地和财产交由农民平均分配,财产公有,旧官厅应统统废除,人们被迫同领主订的任何契约均作废。不久,整个图林根和萨克森地区到处都爆发起义。缪尔豪森成为1525年春德国起义斗争的中心。4月底,贵族拼凑的镇压军开来。反动首领黑森邦伯菲力浦诬蔑说:“缪尔豪森是一切冲突、不满的基础和发源地,所有叛乱像泉水一样从那里涌出。”从这段反面的话里,也证明了缪尔豪森城革命影响的重要。为了扑灭农民起义,贵族和教会进一步勾结在一起,宗教改革家路德也站出来指责农民。由于他在农民军中有一定的影响,因此,他的指责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贫民和手工业者的斗志。

  闵采尔面对强大的反动势力,他特别注意加强起义农民、平民同工人之间的联系。他广派密使分赴各地,敦促分散的起义队伍联合起来共同对敌。1525年5月,他专门向矿工写信,呼吁他们同农民一道起义,主张“乡间城市要一齐动手,特别是矿场上的工人们!”闵采尔在缪尔豪森城内还加强了对居民的军事训练,把许多教堂改成火药库,将圣芳济派修道院变为枪械修造所。闵采尔组成了一支8,000人的起义队伍,同镇压军英勇搏斗。

  闵采尔总是在前线亲自指挥起义军,但他没有军事经验,起义军又缺乏武器装备,很难抵御诸侯军队的进犯。1525年5月16日,闵采尔率领的部队与前来围攻的诸侯部队,在弗兰肯豪森进行决战。当时闵采尔手下只有八千人,而菲力浦率领的诸侯军则有好几万。有人劝闵采尔先撤出弗兰肯森豪,与其他军队汇集在一起,再寻机与敌决战,闵采尔则认为:“豺狼已经从四面扑来,我们只好作殊死战斗。与其与恶魔们同活于世,不如与恶魔们同归于尽!”但终因装备不足,训练不够,起义军惨遭失败,5,000名起义战士英勇牺牲,此役中闵采尔的头部负重伤,不幸被俘,受尽酷刑拷问,他坚贞不屈。对于闵采尔的宁折不弯、视死如归的精神,诸侯惊呆地狂叫说闵采尔是“魔鬼附了体”和“执迷不悟”。1525年5月27日清晨,闵采尔面对行刑的刽子手,他仍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说:“忏悔?决不!”“世界上的一切都应当归公!”“千年天国一定会实现!”杰出的德国农民战争领袖闵采尔就这样壮烈牺牲了,这年他仅36岁。

  一分快三二同号复选评价

  托马斯·闵采尔的思想具有很强的革命性,加速了宗教改革的步伐。但是闵采尔要求立刻建立接近共产主义的社会的理想超出了时代的要求,超出了当时的物质条件和大多数农民、平民的直接要求,缺乏实现的物质基础,必然失败。

  闵采尔的著作,长期被罗马教皇列进禁书目录。托马斯·闵采尔是德国伟大的革命家和思想家。他一生致力于宣传平均共产主义学说,他通过宗教改革的形式传播以暴力推翻封建制度,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差别、没有剥削和没有私有财产的社会思想。他领导的农民军后来虽然被公侯联军所击败,他本人亦被送上了断头台,但是他的活动和思想在德国革命史和思想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恩格斯对托马斯·闵采尔曾作过很高的评价,把他和他的同时代人、人文主义者托马斯·莫尔一起称为近代社会主义的先驱者。恩格斯对闵采尔的有关论述是也是很精辟的,这就是“闵采尔的宗教哲学接近无神论”,“他的政治纲领也接近于共产主义。”闵采尔的学说是革命的,但却超越了社会条件和一分快三二同号复选阶段。“要实现他的理想,不仅当时的运动,连他所处的整个世纪也都不够成熟。”“他所幻想的社会变革,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中过于缺乏基础,甚至这些物质条件正在准备着的一种社会制度和他所梦想的社会制度是刚刚相反的。”

托马斯·闵采尔相关的一分快三二同号复选人物

托马斯·闵采尔简介

托马斯·闵采尔生平

托马斯·闵采尔最新文章

一分快三二同号复选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区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世界 近代 现代 影视小说 美国 日本 五胡十六国 巴尔干 南美洲 北欧三国 俄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西班牙 奥匈帝国 土耳其 非洲 朝鲜

热门明星索引: 全部 内地 港台 日韩 欧美 歌手 演员 体育 网红